投资 干货 消费 评论 学院 滚动
风投 科技 创业 业内 要闻
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捕要创新群防群治
发布日期: 2020-08-09 17:01:38 来源: 新华社

“今天不错,没有发现一起违规捕捞现象。”8日晚上8点多,护渔队长赵押宝和记者聊起当天巡江的情况。他今年63岁,性子直,说话像“机关枪”一样。

赵押宝住在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永安洲镇东江社区,一个苏浙皖三省渔民集聚形成的村落。老赵说,村里最多曾有200多条渔船,渔民上千人,他打了47年的鱼,如今两手、两腿都伸不直。

“过去捕鱼捕虾,一年怎么也能弄十七八万。”但2019年初,高港区启动长江干流渔民退捕,老赵赖以为生的路子没了,话也少了,“机关枪”一下子“熄火”了。

高港区农业农村局局长叶健告诉记者,像赵押宝这样的上岸渔民,高港还有388人,按照“退得出、禁得住、稳得好、能小康”的要求,政府不仅要确保渔民全部上岸,还要切实保障他们的权益,做好长江禁捕退捕的“后半篇文章”。

除了一次性买断渔船、渔网,高港还给予每名渔民两年期的生活补助。无房渔民由社区统一规划安置,危房渔民也可享受拆迁安置。渔民上岸视同征地,政府统一办理养老保险,引导大家就近到企业上班。

今年初,高港又从上岸渔民中挑选10人成立护渔队,赵押宝被推举为队长。

“护渔队员都在50岁以上,在江上漂了二三十年,这片江就是我们的家。”老赵说,他们10人分2组,1组1天对班倒,轮流巡江。

高港有24.2公里的长江岸线,加上内河延伸段,一个来回超过60公里。遇到江面风大雨大的情况,开不了巡逻艇,大家就穿上渔裤,骑着电动车,下岸边芦苇荡里巡查。

“偷捕的人狡猾呢,都是趁中午休息或者夜深人静的时候,偷偷下网、放地笼,但这些‘小把戏’逃不过我们的眼睛。”赵押宝说,队员们有几十年的经验,哪片是偷捕“重灾区”,哪个时间段是高发期,哪些“小记号”说明水下有渔网、地笼,他们都很清楚。

截至目前,这支护渔队已累计发现非法捕鱼行为10起,协助农业综合执法人员销毁捕鱼工具千余套、“三无”渔船20条。

“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捕是一项长期的系统性工作,我们不仅要强化执法监管,更要创新群防群治,鼓励大家参与到长江保护中来。”高港区副区长刘洪说。(记者陈席元)